以减轻受测者不必要之压力

司法院拟修《刑事诉讼法》160条,增设测谎之结果,不得作为证据规定,引发法界热议,草案于今(20)日下午2点半召开公听会,广纳各界意见,预期届时正反双方将有唇枪舌战,而司法院强调这不是最终定案,将把讨论结果纳入修法参考。

司改国是会议曾就测谎能否当证据激辩多次,最后做成整合法医、测谎、科学监识等科学监定机制,提升科学办案的技术与应用,强化司法发现真实的能力等结论,为此,主掌刑诉法的司法院召开多次修法会议,拟出上开条文。

司法院表示,修法主因为上次开公听会时,多数的与会专家认为不同时间所做的测谎,可能受到受测者的激愤、疾病、高度冷静、自我抑制、人格特质等因素影响,而有不同的结果,欠缺可再现性,证据能力不宜当作认定犯罪事实。

司法院解释,草案仅排除测谎在犯罪事实的证据能力,检警仍可把测谎当作侦查手段,藉以排除或指出犯罪方向,另外,测谎结果也可以当作争执被告、被害人、或证人陈述证明力的弹劾证据。

司法院指出,测谎是否有证据力,最高法院目前有两派学说,一派认为测谎没有可再现性,即对同一个人重复测谎未必得到相同结果,无从检验正确性,因此不可当成科学证据,甚至应完全排除;另一派认为测谎在一定的严格要件下,具有证据能力,可作为审判参考,但不得当成唯一或绝对依据,是否可采,仍应由法院斟酌、取舍及判断。

根据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2345号判决指出,测谎有无证据能力在刑诉法中并无明文规定,但实务上如果包含以下五大测谎基本程式要件,就可具备证据能力,但不能使用监定结果,作为证明犯罪事实存在与否之唯一证据,法院仍应调查其他证据,以察受测谎人所述是否与事实相符。要件分列如下:

1、经受测人同意配合,并已告知得拒绝受测,以减轻受测者不必要之压力。

2、测谎员须经良好之专业训练与相当之经验。

3、测谎仪器品质良好且运作正常。

4、受测人身心及意识状态正常。

5、测谎环境良好,无不当之外力干扰等要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