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www.1111k8.com官网 > 正文

初见王姿雯(1980-),她说:我是个害羞的人,像角落生物那样。度过青涩的学生时代才落笔成诗,诗集出版前,她已拥有自己的手势,悄然树立诗的风格,她形容其过程像逐步完成一个目标。早先习诗深受杨牧震慑,熟读他并沾染其风华,从绵延数年的阅读与实践中,觅得自己的音色。

后来,那三大本『holybible』不像当初那样,常常去碰了。并非爱意熄灭,而是写诗日久的她,发觉陌生感的意义愈发显明,过分靠近的平常事物,反令她难以亲狎。于是她的案头多置中国、香港诗集,与台湾的当代浪潮之间,维持一段谨慎而适切的距离。

先后在叶红女性诗奖、林荣三文学奖的竞逐中获得首奖,王姿雯却未从此安于奖的殊荣。彷佛诗的桂冠只是附加之物,实实捏在掌心的,唯诗而已,让诗作付梓出版,更是直到近年才兴起的念头。虽然屡次笑着自嘲,比起小说家,她比较懒惰,但真正聊起诗,她旋即说:不能有任何凌驾于诗的事物,甚至我自己。立誓一般果决,未见丝毫迟疑。

在她眼中,诗无疑就是艺术本身,精炼语言与神秘感受共同构成诗的质地,且诗人被允许与真实无涉,诗的生成则带来无尽的考索:原先是批判,在写字的途中转为宽谅;原先是歌颂,却可能变成怀疑。诗的过程让意义中心逐步溃散,将信将疑,或释然松手,重建是为了某一天再将它拆散。

缓慢是写诗的节奏,总是写得很慢,也许一个月一首。诗集后记如此写着,她曾犹疑于诗行间一个的字的去留,那心思就像在薄冰上节制而迷醉的跳舞,慎微仔细,几近偏执,在入神处又放逸超然,无有恐怖。字词对写诗的人而言,是最迷人也最难脱逃的梦魇,每一字皆带有质地,每一词都探进五感深处。

★自己的旁观者

无所不在的美,如行云流水,也像密密勾连银珠的线,王姿雯的诗无论语言、气氛或声调,都指向一种美的理型。她露出骄傲的神色,混杂着秘密信仰被揭发的闪烁:是啊,我的诗倾向耽美。她写自然、身体和爱情,也谈社会、政治和历史,但她认为无论题材为何,都摆在诗的巨大命题底下,写什么不是最重要的,重要的是,一首诗好或不好。

她执迷暴力的美,那是长矛一般刺进身体的美。她所谓暴力,是强烈的情绪、极端的情感,尖锐的矛锋能无比精准地深刺入人心。〈WithoutYouI’mNothing〉诗名源自英国乐团百忧解(Placebo),歌词中的你不是伴侣,而是音乐。在王姿雯这里,便是诗了:你在光年外炙热的双眼/我曾愿一生追寻/在正午时分走向灼亮的光/吻一头暴烈的兽/当时我们也不快乐至少/没有恐惧。恐惧存在于季节更替,存在于一切广义的失去:失语和死亡,我害怕秋天,因为它把夏天带走。

生活中,她有时会抽离自身,那抽捻而出的分身,彷佛生灵,旁观万事万物的生灭经过,旁观历劫而返的自己。创作就是一种成魔的经验。她说起《源氏物语》中的生灵,是源氏的恋人六条御息所,源氏的元配葵之上最终死于生灵之手。日本灵异节目中的观众来函单元,也不只一次有人将拍到生灵的相片投递而来,不分性别与年纪,甚至本体都未曾察觉,怀抱过度强大的、恨爱缠绕的执念,生灵遂依附在情感投射的对象上,于是相片里浮现安静凝视的双眸或侧脸,执念也很美。这般执迷,恰好是情思终极而暴烈的表现,隐者现身企求回响,只因念念不忘。

★以字刺穿恐惧

步行过颠簸的二十世代,读文学的王姿雯坦露自己曾有过失语的日子,直视深渊之际,唯有一双不安的眼也在回望,纸上字句只留视觉印象,象徵与声音皆抹消。于是恐惧满溢,字丢失全部的意义,也有过情感毁伤的幽谷时刻。然而,正因为命中有诗,她说:我知道,永远有一张很美的网子会接住我。

失而复得后,生活状似回归清淡平顺,但诗人的反叛因子仍渴望通往歧路,如〈所谓生活〉结尾:万事温和,如昨日梦想国度/然后,我的心里/开始长出一个异乡。将表面撕开,触探锯齿状边缘,新的伤痕在旧的身体上,画出笔迹,逐一绘成他方的轮廓。她熟习三岛由纪夫,研读普拉丝(SylviaPlath),三岛式的暴烈之美、对身体的极致锻链,以及缠绕于普拉丝身上的忧郁,皆成为王姿雯诗的隐密线索。

诗集以恐惧为名,它是意念,匍匐于诗行之间。她以诗为刃,在恐惧面前执刃挥舞,是这样的近距离搏杀,使恐惧最终成为美的可能。

★人与地的孤岛状态

2014年的太阳花学运是王姿雯觉醒的肇始,但她不愿诗成为消费即时社会、政治消息的载体,往往经过若干时间的沉淀,抛却一时燃放的激情,拥有隔岸眺望的清醒,才会落实为诗。

缜密而自觉的创作态度,让王姿雯的诗里,未见一行述说故事的副标题,遑论指涉更明确的诗序或后记。她说:诗是宇宙,应该要容纳大范围的解读。因此,她不为读者提示阅读路径,诗不能局限在特定事件,而是在一切结束后,人们仍会从中获得体会和感觉。她自陈数首诗有关政治,但读者绝少发现,如〈六月雪〉写六四事件:这场持久而强大的雪并不让人感到寒冷/只觉寂寞/雪地柔软但虚无,于是再不见/赤脚的人/于热气上奔跑,誓死扞卫夏天。

此外,岛数次出现于诗中,不只是意象上的美感、隐喻创作者内心的静僻无援,约翰.唐恩(JohnDonne)也早已写过没有人是孤岛(Nomanisanisland)。更迫切地指向孤岛状态──非正常国家的悲哀,我们的国家,时时刻刻存在认同的焦虑。

悬念无解,偏安岛屿,奔忙在外人眼中的未来战场预定地。有时王姿雯将不安寄放在神的手中,外文系时期,《圣经》是必修科目之一,她为其中宗教与文学的美所俘,我们谈论神,意味人类仍渴望碰触未知事物。渴望面目稀微的未知对象,不就是一种恐惧与美感双生的体验吗?

文章链接:http://macintoshfilerecovery.net/myy/20190203/qud5v6hk89j.html

上一篇:全球经济放缓 避险心理提升美元持平 下一篇:www.1111k8.com不让员工羡慕别人!霸气老板发年终 厚到红包袋快撑破
0

Copyright 2014-2016 www.1111k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